第552章 世家私兵夜间聚集,静待晨间破门造反!

张安世看向一边的韦贤,庄重地向他行了一个礼,说道:“韦公,少翁那处不会有什么变故吧?”

今日聚集在正堂里的人不少。

但韦玄成不在其中,而他的职责是最大的。

作为司马府大司马,韦玄成掌握着一部分兵权:哪怕是统兵权也算是兵权。

虽然没有天子的虎符和诏令,韦玄成这大司马也无法调动汉军的一兵一卒。

可司马府负责汉军上下的考校之事,所以韦玄成在汉军兵卒军校中有很高的威望。

只要他愿意出面,仍然可以让许多人阵前倒戈。

毫不夸张地说,韦玄成是张安世等人起事能否成功的关键。

这么重要的人物,本应该是与张安世等人一同歃血为盟的。

但是,韦贤因为心中的小芥蒂,没有让他来,张安世才会有多此一问。

“张公放心,犬子昨夜住在老朽府上,你要的那道命令,他已经写好了……”

“此刻,他连人带命令还在府上,待会老朽会与他一同前往执金吾下令,定然不会出任何差池的。”

韦贤说得清楚明白,解答了众人最后的疑惑,张安世再次出言赞赏韦氏一门的高义。

之后,张安世重新挺直了腰杆,看向在场众人。

此时无声胜有声,所有的关节都全部安排好了。

顺利的话,今夜就可以攻破未央宫北门,立储诏书也会下来。guxu.org 时光小说网

到了明日,等天子大行后,新君就可以按照成制依礼即位了。

眼下仅剩的一个小问题就是天子迟迟没有给自己修陵墓,大行之后,灵柩无处可去。

但是,哪怕是在这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上,张安世也已经考虑周到了。

天子灵柩暂时停在高庙后殿中,而后新君会下令让太常卿选址修陵。

张安世会让新君给天子修一座完美的陵寝,也算是报效天子这十几年的恩宠了。

“我等今日举事,乃是为了大汉江山社稷,乃是为了国中世家大族,乃是为了天下百姓苍生……”

“本官忝为领衔,惶恐感动,在此先向诸公行礼致谢,事成之后,定然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

张安世说完,向堂中众人团团行礼,神态表情甚是恭敬。

此举此言也让在场众人动容,纷纷躬身回礼,不停称赞张安世的忠义之心。

一时间,这正堂里充斥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

再无多言了,堂中的张党们从张安世手中拿到了其亲笔所书的命令,再次向其行礼之后,就陆续离开了张宅。

人人都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

上巳节是三月三,早已经立春,按理来说,气温也应该一日比一日暖和。

但是,因为撞上了倒春寒,这一日竟然格外阴冷。

张党们从大将军府中鬼鬼祟祟地走出来,探头探脑地查看一番之后,就四散而开,各奔东西。

他们早就备下了夜行的符节,完全不用担心遇到巡城亭卒盘查。

丑时刚过,这些张党的大小“头目”就陆续就位了,开始投身到这谋逆之事中。

在夜幕的遮掩之下,许多不怀好意的人影在官道上来回奔走,在偏僻小巷中穿行……

门开门关,不可告人的信息和命令在飞快传递着。

在他们的串联之下,看似平静的长安城之下暗流涌动,许多本应该熟睡的人并未就眠。

平日,这长安城最热闹的地方当属寒门庶族聚居的北城郭。

今夜,北城郭和以往一样安静,除了零零星星的几处亮光之外,再没有别的东西引人瞩目了。

可是在巨室大族聚居的尚冠里、北阙甲第和戚里中,却有好几百处宅邸灯火通明,人声如潮。

这些宅邸里住着的都是所谓的巨室大族,且不说家訾都在亿钱以上,地位更是高不可攀。

他们各家的奴仆们在主家的指挥下,从库房仓房中领取了刀剑棍棒和藤盾弓弩,动作非常熟练,不觉有异。

在大汉,奴婢连人都算不上,只算是主家的财产,和牛马没有太多差别。

可这些奴婢不都是可怜之人,其中很大一部分可以靠着主家的势力横行乡里,鱼肉百姓。

甚至有一些大奴的家訾也可以达到百万钱,甚至千万钱,根本不把普通地方官放在眼中。

他们明明可以自立门户,却躲在世家大族的阴影之下,享受着不纳赋税不服徭役的优待。

如今,主家命令他们“匡扶汉室”,更许诺下来了许多的功名利禄。

在这些身外之物的诱惑之下,奴仆中的许多人就被冲昏了头脑,激动而亢奋地参与到谋逆之事中。

短短一个时辰,这些世家大族的数千奴仆就整装待发,构成了一支五千人的乱军。

奴仆们聚集在各处宅邸的前院里,要么磨着兵器,要么饮酒吃肉,要么幻想着唾手可得的富贵……

好不热闹。

此刻,还有巡城亭卒在城中巡视,所以家奴们不能立刻举事,但一个个都有些急不可待了。

按照原先的计划,今日卯时,也就是一个时辰之后,司马府就会下令撤走三辅的巡城亭卒。

届时,长安城会成为一座空城!

到时候,这些家奴就会在各自主家的率领之下,冲出宅邸,到北阙广场上汇合,而后攻打未央宫大门……

再往后,许多事情就顺理成章了,举事成功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看起来不可能发生任何波折。

在这泼天的富贵面前,何人又可能冷静下来呢?

迫不及待想要获得这泼天富贵的家奴们,聚集到宅邸的门后,不停地从门缝里朝外张望,想要第一个冲出去。

但是,他们还得压抑自己那颗躁动的心,等待一个信号。

……

酉时,韦府的正堂上,站着一个老人,一个中年人和七个年轻人。

这一个老人当然就是韦贤,这一个中年人则是韦玄成,那七个年轻人就是韦玄成的侄子们。

大汉帝国民间其实不禁普通的武器,但严禁私藏铠甲。

因此,这几个年轻人只穿了合身的袍服,并没有着甲。

但是他们腰间配了长剑,从内到外都散发着一股英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